真人网络赌钱平台

沈坤荣:建设创新名城,为南京高质量发展育新机开新局

发布时间:2020-06-15

       “十四五”期间要立足国内以全球视野来应对各种不确定性,以传统基建和新基建重大项目建设为抓手应对经济下行,以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和竞争力为重点促进产业升级,继续强化制造优势和科创优势,大力提升产业发展的协同性;要以改革的办法释放增长潜力、构筑增长动力,为高质量发展育新机开新局。——沈坤荣


建设创新名城,把科教优势转化为创新优势产业优势


       记者:今年是南京推动创新名城建设的第三个年头。南京从抓新型研发机构推动产学研合作,到培育创新型企业链条壮大市场主体;从出台“一号文件”、深化高新区改革等优化创新生态,到举办创新周等活动集聚优质资源;从抓“一室一中心”强化源头创新,到组建创新委加强顶层设计,创新的体制机制和总体架构不断完善,创新的整体效益和核心优势不断增强,创新对高质量发展的引领支撑作用持续提升。特别是今年以来,南京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创新名城建设,创新主体加快培育,创新项目有序推进,高新产业不断壮大,创新生态持续优化,各项工作取得新突破新进展,新动能为经济稳定增长提供了有力支撑。对南京这样的科教名城来说,推动创新发展和创新名城建设,究竟意味着什么?以您的观察,南京的创新发展和创新名城建设,又有着怎样的特色?


       沈坤荣:长期以来,我国人才呈现出“孔雀东南飞”特征,很多地处中西部与东北部高校培养的人才,大多数前往东南部省市就业。特别是随着以深圳、杭州为代表的互联网经济与数字经济的崛起,现如今不仅仅是人才东南飞,而且主要流向集中于新经济崛起的城市。

       南京推动创新名城建设,可谓是恰逢时机。因为创新名城建设,可以有效地吸引人才、留住人才,进而把南京的科教优势转化为创新优势,再把创新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,为南京参与全国竞争乃至全球竞争积蓄能量、拓展潜力。

       在我看来,南京推进创新名城建设,最大的特色是推动建立了新型研发机构。新型研发机构的建立,打通了科研院所与企业之间的联系,科技成果的转化更加直接、更加面向市场。特别是南京要求新型研发机构以独立法人主体进行运营,能够破解专利的所有权、成果定价权等障碍,有效地促进科技成果转化。


南京开始以产业发展引领科技成果转化


       记者:说到创新,南京作为科教名城,不仅创新资源极其丰富,而且是醒得早也起得早,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率先启动科技体制改革。近年来,南京更是持之以恒抓创新,培育了一大批新企业、新动能、新增长点。不过,和深圳等城市相比,南京在创新发展上依然存在一些制约因素。比如,缺少腾讯、华为、大疆、阿里巴巴这样的龙头企业,缺少马云、雷军、刘强东等那样有影响力的创业者,丰富的科教资源主要集中在高校和科研院所,等等。在您看来,制约南京创新发展和创新名城建设的短板有哪些?南京又该如何扬长避短?


       沈坤荣:对比深圳等城市来看,南京创新的短板主要根源在于缺乏龙头产业,尤其是大型高端制造业企业。由于南京的省会地位,许多金融、法律等高端服务业集聚,这既是优势也是劣势。如果能够服务好制造业发展,就是优势;如果比重过大挤压制造业发展就是劣势。省委常委、南京市市委书记张敬华曾指出,南京规上企业数量在江苏省处于中下游地位。所以南京需要注重招商引资,在新一轮机构改革中,从市到区纷纷成立投促局,我认为这是一个好事。因为,南京意识到了制造业对创新的重要性,意识到了产业对于科技成果转化的引领性。


促进产业升级,加快培育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


       记者: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,科技是战胜困难的有力武器。面临前所未有的风险挑战,南京提出要始终保持抓创新的定力和干劲,越是形势复杂越要坚守创新,越是困难增多越要依靠创新,越是竞争加剧越要善抓创新,千方百计向创新要动力源、要支撑点。在经济下行压力下,您对推进创新发展和创新名城建设有着怎样的建议?


       沈坤荣:首先是以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和竞争力为重点促进产业升级。未来全球产业链在纵向分工上趋于区域缩短,在横向分工上趋于区域化集聚。面对复杂多变的国内外发展环境,要以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和竞争力为重点促进产业升级,继续强化制造优势和科创优势,大力提升产业发展的协同性。

       现在,中国包括南京在内已经形成或即将形成的产业链集群,是吸引全球高端制造产业链落户中国的基础。要抓住未来2-3年全球产业链重构的重要战略窗口期,围绕战略性新兴产业,努力打造一批产业链集群。一是把握近期全球产业链重构的历史机遇,打造国际际一流营商环境,吸引处于全球产业链相关环节的企业落户,按照产业集群化发展方向建设国家级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,形成世界级制造业集群,提升产业链供应链抗风险能力。二是以5G网络和数据中心为重点的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为基础,推动大数据、云计算、物联网、人工智能等数字经济与传统产业深度融合。三是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,依托创新链提升产业链,围绕产业链优化创新链,聚焦关键共性技术、前沿引领技术、现代工程技术、颠覆性技术创新,突破产业链供应链关键领域“卡脖子”制约。

       其次,推进传统基建和新基建共同发展,加快培育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。发展传统基建和新基建,短期有助于扩大需求、稳增长、稳就业,长期有助于释放经济增长潜力,推动改革创新,改善民生福利。如果说20年前中国经济的“新基建”是铁路、公路、桥梁,那么支撑未来20年中国经济社会繁荣发展的“新基建”则是5G、人工智能、数据中心、互联网等科技创新领域基础设施,以及教育、医疗、社保等民生消费升级领域基础设施。为此,要进一步放开基建领域的市场准入,引入多元化投资主体,尤其是有一定收益的项目要对民间资本一视同仁。要创新融资模式,拓展融资渠道,扩大融资规模。例如,2020 年4 月30 日证监会、发改委联合发布了《关于推进基础设施领域不动产投资信托基金(REITs)试点相关工作的通知》。要把握基础设施REITs 在长三角等重点区域先行先试的政策机遇,充分发挥其在盘活基础设施存量资产、降低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负债率、提升地方投融资效率等方面的重要作用,为新一轮基础设施建设和推动高质量发展提供资金支持。

       再次,充分发挥企业家精神和工匠精神,培育一批高成长性企业。要着力培育智能产业发展的良好环境,重视高端装备制造产业。支持和鼓励建设智慧城市、智慧社区和智慧家庭,打造数字车间和智能工厂,以智能生产促进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,同时拓展和培育新型智能产品市场。

       还有就是要利用好省会地位的金融等现代生产性服务业的优势,用金融驱动创新,让市场主导创新。接下来,需要推动传统金融向新金融转变,推动高水平创投机构到南京落户。南京应该继续坚持发展制造业,要主动作为,积极吸引跨国制造业总部来宁落户,打造若干个制造业高地,为创新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。



来源:紫金山时政